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人民海军,从这儿扬帆万里海疆

2019-4-23| 发布者: zw123| 查看: 832

摘要:   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  重新布置的展厅。 黄薇薇摄  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1949年4月23日。这一天,是一个载入共和国光辉史册的日子,人民海军诞生了。这一天,是一个值得所有泰州人引以 ...

  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

  重新布置的展厅。 黄薇薇摄

  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

1949年4月23日。

这一天,是一个载入共和国光辉史册的日子,人民海军诞生了。

这一天,是一个值得所有泰州人引以为荣的日子,华东海军司令员张爱萍在泰州白马庙的一座二层清式小楼里,宣告“人民海军成立”,“水兵母亲城”自此成了泰州最闪亮的城市符号。

青砖灰瓦、古槐掩映,推开这座位于白马庙的二层清式小楼大门,院内大铁锚雕塑和围墙上“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标语,无不彰显小楼的非凡。当年海军组建的庄严氛围、渡江战役的恢宏气势扑面而来。

独特形势,造就白马庙海军诞生地

一切从这里开始。1949年初淮海战役结束不久,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先遣部队沿江布阵,勘测渡江作战指挥部的位置。

位于泰州东南方向的一个自然村落——白马庙,因独特的地理位置,受到关注。

初听“白马庙”这个名称,可能以为这是一座香火缭绕的古庙宇,其实这是一个地名。一个小小的村庄以庙宇命名,总有些来历。土生土长于白马庙的王卫军告诉记者,当地流传着这样一段传奇故事:

白马庙历史上叫做徐家庄。相传元朝末年张士诚起义,曾屯兵在徐家庄一带。张士诚有一匹心爱的坐骑白马,夜间出厩,践踏庄稼,张士诚发现后,用铁钉钉入马蹄。当地农民感其纪律严明,建了白马庙表示纪念,从此白马庙成为地名。

自古,白马庙便是军事要地,有着优良的民拥兵、兵爱民传统。“渡江战役打响后,距长江不远不近,又是老解放区的白马庙自然成为了指挥部的首选。这里群众基础好,交通便利,树木较多,加上大地主庄园房屋就有百间,便于隐蔽、驻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诞生地纪念馆馆长徐进说。

1949年4月5日,三野指挥部从安徽蚌埠孙家圩子移驻白马庙,那栋两层清式小楼便成了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驻扎所在。

与此同时,一个重要的历史背景不容忽视,解放战争后期,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百万雄师准备直捣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另一方面,由于我军缺乏海、空武装,致使国民党陆军残部从海上逃跑,撤到台湾,并占据了东南沿海许多岛屿。

“中央和中央军委认识到建立海军的重要性。”徐进说,1949年3月,中央决定由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组建人民海军,并首先在华东组建,白马庙成为海军诞生地,与当时的形势密不可分。

70多岁老人王洪林的家距离指挥部旧址不过500米,每天傍晚,他都会和老伴散步遛弯到旧址附近。虽然渡江战役打响时,王洪林尚年幼,但对那段峥嵘岁月依旧印象深刻。“指挥部驻扎到村里后,村里面每个人都变得忙碌起来,女人们忙着为士兵煮饭、缝衣,男人们忙着往队伍里赶车、送粮。那时,父亲送粮时,就把我放在独轮小车中间的架子上,见到一个个英勇的解放军,我既开心又羡慕。战役结束后,我就经常和小伙伴到旧址附近扮演解放军玩打仗的游戏,总梦想着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士兵。”回忆那段时光,王洪林眼里还闪耀着兴奋。

精心布展,重现雄师渡江壮举

作为一个珍贵的革命历史见证,第三野战军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成了泰州上下精心呵护的历史遗址。

经修缮后,指挥部旧址所在的两层小楼,依旧保留原来格局,楼房横竖两栋,成“丁”字形状。地方虽不大,但纪念馆工作人员依然多方考证,搜集文献史料和珍贵文物,精心策划布展。目前,旧址第一展厅专门陈设“白马记忆——人民海军从这里起航”专题展,通过“历史选择”和“逐梦起航”两方面内容,多角度反映人民海军从白马起航的历史背景。第二展厅和第三展厅划分为战前形势、渡江准备、突破江防、围歼逃敌4个展区,通过丰富的图片和详实的文字讲述了三野指挥机关在此指挥东线集团取得胜利的过程,让人们尽可能地靠近那段历史。

进入小楼,楼上,再现了三野渡江战役指挥中心会议室场景,墙上挂着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两位伟人的画像,一张布满大红箭头的作战图,描述着那场气势恢宏的渡江战役。铺着军绿色桌面的长方形会议桌、一按滴滴作响的电报台、黑旧老式的电话机,传神地叙述着张爱萍等将领运筹海军建设的场景。楼下,则复原了粟裕、张震、张爱萍等人的卧室兼办公室,陈列了将军们曾使用过的雕花木榻及木箱、茶几等50余件实物。

“‘水兵母亲城’受到多方关注和支持,每年我们都会收到不少捐赠的文物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诞生地纪念馆社会教育部主任王明哲说。

通身褐红、四角包角,这是粟裕将军生前用过的皮箱,是纪念馆这些年收到的珍贵藏品之一。2016年,粟裕将军的女儿粟惠宁到访泰州时,感慨万千,“父亲与泰州渊源很深,不仅生前在这片土地上组织指挥过多次战斗,去世后,一部分骨灰也撒在了黄桥老区。”踏上这片父亲为之战斗过的热土,粟惠宁决定将自己多年珍藏的父亲的皮箱捐赠给纪念馆。

“2017年,我们去北京取藏品时,除了拿到了粟裕将军的皮箱,还有意外收获。”王明哲告诉记者,取完皮箱后,粟惠宁带着大家参观粟裕将军的卧室,卧室内,一只明显有着岁月斑驳痕迹的黑色公文包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尽管粟惠宁有些舍不得,但她最终还是决定让我们一起带回纪念馆。”

更让纪念馆工作人员感动的是,曾是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参谋部作战参谋的黄胜天老人,虽然90多岁的高龄依然对白马庙魂牵梦绕。徐进至今记得第一次去拜访黄老的情景,“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这是黄胜天老人见到徐进说的第一句话。由于身体原因,老人想回白马庙看看的心愿一直未能达成,但老人却将手表、文稿等作战时期的物品资料悉数交给了纪念馆,并且每年都坚持为纪念馆新年封题写“向海图强”等祝福语,祝愿“水兵母亲城”繁荣富强。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7-17 16:32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6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鼎鑫彩票 北京pk拾 幸运时时彩平台 亿信彩票投注 北京pk拾 小米彩票官方网址 亿信彩票 北京pk拾 幸运时时彩平台 小米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