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的后花园

2018-3-12| 发布者: zw123| 查看: 909

摘要: 蜗居小镇一隅,结交了几个弄花侍草、玩石养鸟的朋友。读书之余,常到他们府上串门,或赏花观草,或摩石听鸟。踏破了门槛,遂觉得自己有了后花园。近水楼台,接触最早的,是杨老师的前院。出了家门,一路向南,抬抬脚 ...

蜗居小镇一隅,结交了几个弄花侍草、玩石养鸟的朋友。读书之余,常到他们府上串门,或赏花观草,或摩石听鸟。踏破了门槛,遂觉得自己有了后花园。

近水楼台,接触最早的,是杨老师的前院。出了家门,一路向南,抬抬脚就到了。庭院内,花卉品种繁多,叫我这个刚到小镇的乡下人,视觉转换有点措手不及。南墙的花圃里是月季,春天开花,花骨朵特别多,花期尤长,一拨接一拨,接力赛似的,至秋不败。“若不修剪,立冬后,肯定也能看到楚楚动人的月季花。”立冬前,杨老师手握一把大剪刀,毫不留情地剪掉老枝,一边对我说,“为了来年看到更多更好的花,只有忍痛割爱了。”东墙是一株紫薇,扭扭曲曲的枝干,总让人想到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谓予不信,你伸手挠挠,它就会浑身颤抖,咯吱咯吱笑个不停。东北一隅,则是一幅幽雅的竹石图,绿竹亭亭玉立,假山朴拙沉静,乃杨老师就地取材,用炭渣垒筑而成。院子的中央,是一张四角方方的石桌,上面摆着海棠、六月雪、腊梅、兰花等盆栽。每样植物,在我面前都是一本新书,而杨老师一张口,自然成了植物博士。

远足,穿过双溪路,绕过石头街,拐过青砖小巷,走过班家桥,即可抵达小镇画家刘先生的“松林”。最先抢眼的是刘先生手书的板桥体春联:“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轻轻敲开大门,入得庭院,仿佛置身于一个松柏山林之间。逼仄的庭院,因为都是松柏的盆栽,黄山松、马尾松、五针松、黑松、罗汉松,每一样只有一盆,却把我的视野拓宽了。看过黄山松,再看马尾松,看过马尾松,再看五针松……高低错落,层层叠叠,枝干古雅,苍翠如云。目光随着别致的造型游弋,口里连声啧啧称奇。不经意间,耳边传来了清亮的二胡曲《听松》。心上一颤,那感觉好像从头顶上突然落下一线瀑布来。寻声望去,一把瘦骨的二胡在刘先生怀里激情跳荡着。看过松,又听过松,再步出“松林”,突然感觉迈出的脚,步步踩实了。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适逢雨天,当然最好是蒙蒙细雨,最美的去处,便是育才路边的“兰园”。兰园主人吕斌,每有兰花开放,都会拍下来,第一时间发到我的微信里。面对花仙子,我每每被感动得跳起来。有时发一组兰花过来,好像一群长袖挥舞的飞天自天而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微雨中的兰草,宁静而亲切,水灵而清雅。一盆盆兰草,窈窕着,淑女般环抱四周。看到一盆兰草,我都好奇地打听她的名字。兰园主人说:“墨兰。”我便叫一声“墨兰!”兰园主人说:“蕙兰。”我便叫一声“蕙兰!”兰园主人说:“龙字。”我便叫一声“龙字!”我跟着兰园主人一路叫下去,那天真样子,就像夏夜纳凉的小儿数着一天繁星。50盆兰草,该天天有花看了吧!恰恰不是,我常常登门扑了空,心里纳闷着。兰园主人说,养兰就像平常过日子,不能每天都是节日。好日子,要有足够耐心地等待。没有期盼,再好看的花,也失去了芳香。

某天陪回乡游子,走过“松林”,看过“兰园”,他仍是一副失魂丧魄的样子。出得“兰园”,折回育才路健身区,就会看到两棵树。一颗楝树,一颗桑树。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树了,高大的楝树,绿荫盖过大半个健身区;桑树是奇树,自根部即分出两股丫枝,一鼓作气向上,相抱相依,须臾不分开——有人叫兄弟树,亦有人叫姊妹树!看到两棵老树,游子的目光仿佛被什么牢牢粘住了,话也渐渐稠起来。楝树、桑树、榆树、杨树、槐树都是他儿时成长的伙伴,可城市里尽是清一色的香樟。“香樟再好,怎么看都没感觉啊!”我也是一个来自田园的乡下人,他的话触到了我的痛楚。“但看到楝树、桑树,我的眼睛一下来电了!”游子说着,竟伸出双臂抱住了桑树,眼泪涌了出来。

我终于醒悟了,那个西装革履,驾着“宝马”衣锦还乡的游子,表面看上去是个光艳的城里人,其实骨子里依然流淌着乡下人的血液。而住在小镇多年的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花草是我喜爱的,田园也是我喜爱的,我爱花草,我更爱田园!城市是人做的,乡村是上帝做的。对于国人来说,田园就是他们的后花园。

所以,我的后花园,其实并不局限于脚下的弹丸小镇。小镇隔壁广阔无边的田园,也是我喜欢溜达、让心灵放逐的地方。到田园去“串门”,自由得很,不必事先打招呼,也不怕打扰主人,而且可以经常去,随时随地去。春天,我写下了《给麦子拜年》《布谷鸟》;夏天,我写下了《麦田里的音乐》《站在水里的棉花》,秋天,我写下了《淘不走的村庄》《乡村肖像》;冬天,我写下了《稻草人》《草垛》。一篇篇田园笔记,记录下我的后花园充满乡土气息的故事。

有朋自远方来,我当然还会走出小镇,兴致勃勃地领着他们,或看垛田千岛菜花,或赏李中水上森林,或游板桥竹石园,或访诗人庞余亮笔下的那个“系在水边的沙沟”。经常没来由地坐在田边地头,看见一颗野菜,听到一声蛙鸣,都会兴奋大半天!随着我的脚步越走越远,于是乎,我的后花园也变得越来越大。但不管后花园如何转型升级,如何亭台楼阁、廊桥水榭,唯一不变的,永远不会丢失的,是我藏在心底的田园。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9-16 14:50 , Processed in 0.081005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小米彩票平台 福建11选5走势 大发时时彩 福彩3D 大资本网址 福彩3D 大发时时彩 五分时时彩 北京28预测 五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