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茄瓜·茄子

2017-8-28| 发布者: zw123| 查看: 1060

摘要: 将茄瓜与茄子放在一起叙述,多少有点儿文人心理。这一种似乎孤单,两样放在一起,且名字中都带个“茄”字,感觉上蛮不错的。但我要事先声明,这两个“茄”字,仅仅字同,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茄瓜,正正规规应 ...
将茄瓜与茄子放在一起叙述,多少有点儿文人心理。这一种似乎孤单,两样放在一起,且名字中都带个“茄”字,感觉上蛮不错的。但我要事先声明,这两个“茄”字,仅仅字同,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茄瓜,正正规规应称南瓜,属葫芦科。而茄子,属茄科。

我们那里,乡民们从不见有称南瓜的。抑或有在外地读过几年书,回得家中,见茄瓜,呼之南瓜,便会遭家人嘲笑:“茄瓜就茄瓜,什么南瓜北瓜的。真是。”这样的称呼纠缠,在茄子身上似乎不存在。正规叫法、民间叫法一致,都叫茄子。这样好,省去许多言语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那里人长茄瓜,多用圩堤、岸埂,或是自家拾边隙地,也有用自留地的。栽上几塘,够一家老小吃的,便行。茄子更是如此。乡民们,多以种田为业。笃实、勤快者,居多。自家的划分到自家名下的拾边隙地,圩堤、岸埂,还有那分把自留地,总是侍弄得条条实实,品种花样齐全,够了一家人平日里的“老小咸”。我在本小辑中所写的这些家庭作物,差不多都是“老小咸”的范畴。

长茄瓜和茄子,均得先下种,育秧子。上一年留好的茄瓜种子和茄子种籽,适时在预先翻晒好的苗床上落种,每天浇适量的水,促其破土发芽。这里,茄瓜落种与茄子落种完全不一样。茄瓜落种,有一个专有名词:“并”。这“并”字,有并排之意。茄瓜种子需一粒一粒并排着,整整齐齐地直立着插入苗床的碎土之中。也有“并”在自家院里,抑或破脸盆之类器具里。茄子落种则不必如此麻烦,将茄子种子直接播撒进苗床的碎土,不使种子外露即可。等到苗床上,所落种子发芽破土,有嫩绿的茄瓜秧子、茄子秧子,周周正正地生长出来,这茄瓜秧子、茄子秧子,便可移栽矣。

栽茄瓜,论塘,不论棵。茄瓜秧子不散栽,得事先在选定的圩堤、自留地上,打好塘子。塘子里下足基肥,之后,再移秧子。一塘,栽三四棵秧子。茄瓜迁藤,开花,打“蕾”,相间没多少时日。栽茄子,论棵,不论塘。一般人口少的,如前文所言单身汉之类,栽个四五棵,长成,便赶得上吃了。人多的,多栽些,头二十棵亦够矣。茄子前翻后起的,结起来,颇快。

茄瓜长到一定时候,再下地看时,便发现藤蔓上生出不少小茄瓜花朵儿了。乡民们晓得,这是茄瓜打“蕾”了。打“蕾”,在茄瓜生长过程中,属于关键环节,它决定着茄瓜收成的好坏。这“蕾”,娇嫩得很,碰不得,碰了会夭折的。“蕾”一夭折,哪里还有什么瓜结唦?

这当儿,有件活儿,颇有趣的——套“蕾”。掐下茄瓜藤上的独亭子花,撕了喇叭形的黄边子,花中长长的,满是花粉的享子便露了出来。将其套在“蕾”子上,便叫套“蕾”。上规矩的说法,跟人工授花粉差不多。

套了“蕾”,茄瓜朵子渐渐大起来,花枯萎而落,便有大茄瓜了。有长的,有扁圆的,有歪把子的,形态各异。从几斤一只到十几斤一只,一个个胖娃娃似地,藏在宽大的叶丛之中。我在写“丝瓜”时提到,在北戴河集发农业生态园看到4米多的长丝瓜,当然惊讶。那一次,还看到了300多斤的巨型南瓜,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只原本极寻常的南瓜,竟长出如此“巨人”来,真的神奇。不过,网上有消息称,几年前瑞士一位名叫贝尼·迈耶的男子,培育出了重达2096磅的南瓜,约951公斤,看着网上那跟小汽车一般大小的南瓜照片,我无话可说。

我想,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如此超级巨无霸,肯定不能入口。还是让我回到自家的茄瓜地和长茄子、黄瓜、辣椒、韭菜等众多“老小咸”成员的农家菜地吧,望着瓜地里随处可见的茄瓜,望着浑身紫紫的茄子,心里头当然有收获的喜悦。

单纯从观感来说,这茄子未摘时,挂在秸秆上,叶儿紫紫的,秆儿、茎儿紫紫的,看上去挺顺眼。

什么时候想到要吃茄瓜、茄子,去摘便是。要炒茄瓜丝子,便摘个嫩些的。要纯煮茄瓜,便摘个老些的。嫩茄瓜切成丝子炒起来,嫩、鲜、甜。老茄瓜,切成四方块,单煮,瓜粉,汤甜。考究的人家,将茄瓜内瓤刮下,和上面粉之类,可做成香甜松软的茄瓜饼子。我们那时候,乡里孩子夏天傍晚的“晚茶”,通常是少不了茄瓜这一主角的。喝着甜津津的茄瓜汤,咬几口香软的茄瓜饼子,好不开心。心底觉得,这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说实在的,我们生活的时代,苦虽说苦点儿,但毕竟不是唱“南瓜谣”的年代了。像我们这样年岁的,都记得大型音乐史诗《东方红》里有一首唱“毛委员”的歌,歌词中有这样的词句:

“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哟,咳啰咳,

挖野菜那个也当粮啰,咳啰咳,

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啰,咳啰咳,

餐餐味道香味道香啰,咳啰咳……”

这首从当地《井冈歌谣》演变过来的“红歌”,还是传递出了一种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的情怀。这样比起来,我们似乎要为感叹那年月物质生活之匮乏而羞愧。我们的生活里,不仅有“南瓜汤”,还有“紫茄子”呢!

乡民们摘茄子,多半是大早出门,去给自家小菜地浇水时,顺便从自留地上摘上几个茄子之类的带回家来,丢给孩子煮饭时蒸上。洗削茄子,一般小孩都会做。茄子滑溜溜的,好洗,不费神。去了小梗子之后,劈成十字形,一分为二,便可放在饭锅里蒸。

蒸,是在饭干汤之后,不是与水、米一起下锅。蒸时,劈成两半的茄子,得让切开的一面贴饭而蒸。用不了几把稻草,饭好了,茄子也蒸好了。开饭时,先用筷子将茄子挟起,置大碗,或小瓷盆子里,配上油、盐、味精,再将茄子捣烂。上餐桌前,“扑”上几瓣蒜头子,一道菜便成了。其味鲜,口感爽,亦挺下饭。这种吃法,自然天成,不事雕琢,纯粹乡间风味,到也自有一种妙处的。

乡间的吃法,进不得城的。城里人吃茄子讲究多了。较常见的,便是茄子嵌肉。洗削好的茄子,劈成五六开。劈时得注意,不要完完全全劈开。用刀,不要一刀劈到头。一端,得让它连着。这样,一只茄子,虽开成五六瓣,捏住梗端,尚是整的。

肉,则要切碎,剁成肉泥,再配从葱花、姜末之类佐料。之后,拌好嵌入茄子。用细线,将嵌好的茄子,稍稍扎一扎。再加工。或红烧,或清蒸,皆可。

上桌前去了细线,看到的是一只只完整的茄子。动了筷子,才晓得,里边有名堂的。

这种吃法,费点事,但味道颇好。肉中油份被茄子吸收,肉虽肥,却肥而不腻;茄子吸进肉油,虽清,清而不寡。

要说城里、乡下,哪种吃法更好,难说。吃仅是“吃”么?

虽在乡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家乡人称茄子多冠以“寡妇茄儿”之称呼,何故?

弄不清爽。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9-16 14:19 , Processed in 0.074004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 2001-2011

回顶部 幸运时时彩 大资本彩票 北京pk10 北京pk10 五分时时彩 亿信彩票官方网址 亿信彩票官方网站 辽宁福彩网 小米彩票网址多少 一分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