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麻 雀

2017-7-10| 发布者: zw123| 查看: 1004

摘要: 我们那一带,最易见,最多的鸟雀,便是麻雀。麻雀竟然就是这种身边小鸟的学名,让我多少还是有点儿意外之喜。故乡人以方言土语行世,与人交往极少官话。平日里,所言物件也好,所称活物也罢,皆以俗言俚语为多。这一 ...

我们那一带,最易见,最多的鸟雀,便是麻雀。

麻雀竟然就是这种身边小鸟的学名,让我多少还是有点儿意外之喜。故乡人以方言土语行世,与人交往极少官话。平日里,所言物件也好,所称活物也罢,皆以俗言俚语为多。这一回,叫几乎天天在身边绕飞的麻雀,叫的是学名,颇难得。

不过,这小小麻雀,在不同地方竟有那么多不同的称号,又让我有些个感到意外。原以为,我们这儿都叫学名了,大概其他地方,也差不多都这么叫也。不想,非也,非也。这麻雀,除了又叫树麻雀之外,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名字。带“雀”字的就有:霍雀、瓦雀、琉雀、禾雀、宾雀、家雀、南麻雀;还有你一下子根本弄不清爽的,诸如:只只、嘉宾、照夜、麻谷、老家贼、户巴拉,凡此等等。

这众多名字中,我挑两个点评一番,包你觉着好笑。一为“照夜”,这麻雀,眼睛是日间还行,夜间完全不行,有“雀盲眼儿”之说,文后会说及。此处,只略点一下。既然夜间眼睛不行,还叫什么“照夜”呢?!二者“嘉宾”,这小小麻雀,无论形体,还是外貌,以及其行为方式,不管怎么看都算不上“大气”,也没有当“嘉宾”的资本。不仅如此,中间曾经有一段,确切说是1958年,曾被列为“四害”之一,哪里还有什么嘉宾待遇唦?真的名不符实。

麻雀,小个头,黑眼睑,灰羽毛,相貌平常。未成年时,嘴角呈乳黄色。

乡间清晨,便有麻雀跳跃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叫声虽不大悦耳,尚属欢快。然,有时亦烦躁。对一些夜归之人,抑或夜间工作之人,麻雀是不管你的,一大清早,就在枝头,抑或屋顶上,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似在开会一般,热嘈得不得了。这种群居的小鸟,到哪儿都是一趟一趟的,群体意识强得很。而如若没有防噪音之法,你只好在床上辗转反侧,烦躁不安地等待着麻雀们飞走再行入睡。别无他法。有人会说,不能赶么?

这可不是在谷田之边,赶不走的。只有在谷田之上,用绳索将稻田、麦田之类团团围住,绳间夹以红布条之类,中央扎以稻草人之类,麻雀停落下来啄食谷物之时,田主一拽绳索,红布抖动跳跃,再加之稻草人手中三角小红旗随风飘起,麻雀们一下子搞不清状况,吓得惊慌而飞。

人们这样的招数,也只能偶尔用上一用。次数多了,麻雀们即便不能识破,习惯了也就不起作用也。这种小精灵,见人多了,再也不那么慌张了,有时会靠近你的身边,跳来跳去,寻找它自己的食物。你不耐烦时,嘘声驱赶,多半见效甚微,它们会不识趣地盯着你,驱也驱不散。对于麻雀的不识趣,人们也只好忍着。

麻雀的窝,随气候的不同而迁徙。夏季,麻雀居高树丛间为多;冬季,则移到农家房檐之下,或是土场草堆之上。因而,乡里孩子逮麻雀,夏夜多用弹弓,铁丝或树枝丫作架,拴上十来根橡皮筋,便成。电筒往树上一照,发现目标,举弓便打。冬夜则用鸟袋,一只小袋子,铁丝做成圆形袋口,绑在一根长竹子的端头,折成弯状。袋内装些稻草。寻着麻雀窝巢,便将袋口对准洞口,往上一顶,窝里麻雀受了惊动,便往外溜,确好落入袋中。这时,拿袋则较关键,需贴近墙壁,慢慢下移,否则雀儿会飞。要是矮的屋檐,则可用人打高肩直捣雀窝。

麻雀是个“雀盲眼儿”,白天还可以,天一黑便不辨方向了。逮麻雀,多在夜间进行,就是欺负它夜间眼睛不行,易捉。若是前些天刚下了雪,地上、房上、树上,净是白茫茫的,白得逼人眼,那更是逮麻雀的好时机。

我们那儿,传说每年的年三十,便见不到麻雀了。说,麻雀是灶王爷的一匹马,年三十,灶王爷得上天言好事去,麻雀便是送灶王爷上天去了。到了年三十,平时叽叽喳喳的麻雀一下子无影无踪了,真的不易见到。不过,是否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去了,那就无从查考也。

看起来,尘世间并不曾因为麻雀送灶王爷上天说过好话,而对它尊敬起来,给予以“嘉宾”待遇。一度,曾将其定为“四害”中的一害,号召群起而灭之。

乡村,刚落种的秧池边上,时常看到有别了红布条子的绳子(以红色为主,间或也有些其他杂色),或是“稻草人”,用以对付麻雀。播种时节,用以看护刚落种的秧池之类;收获季节,则保护成熟的稻谷之类。此法前文已述,不再多言。

这麻雀摘帽,除了多亏有人发了善心之外,也还要铭记用于解剖的几只牺牲者。因为有专家从麻雀解剖中发现,麻雀腹中以昆虫为多,仅有少量谷物。当初给麻雀带上“四害”的帽子,真是冤枉煞小小麻雀矣。万幸的是,人们并没有一直这样糊涂下去,而是在此后纠正了以前的错误,最终让麻雀得以摆脱万民齐打的困境。

说起来,麻雀非十全十美,那倒是一定的。

不过,用麻雀做菜,品位则颇高。袁枚《随园食单》中有“煨麻雀”一单,“取麻雀五十只,以清酱、甜酒煨之,熟后去爪脚,单取雀胸、头肉,连汤放盘中,甘鲜异常。”

初见此单,感觉袁才子胃口太大,一开口,“取麻雀五十只”,似乎多了。然细看之后,他“单取雀胸、头肉”,那就没有多少份量矣。

不过,这样的要求,放在现在,恐怕也不易办到。因此,“甘鲜异常”的美味,也就不是那么容易品尝的了。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9-16 14:23 , Processed in 0.103006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小米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小米彩票网址是多少 甘肃11选5走势图 幸运时时彩 北京pk10 天津11选5 500万彩票手机app下载 江西快3 安徽快3走势 亿信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