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市河说

2017-3-13| 发布者: zw123| 查看: 1083

摘要: 泰州市河淤塞和疏浚的情况,现在只能见到一些零星资料。最早的是南宋宝庆二年(1226年,《万历扬州府志》记为“绍定年”。宝庆凡三年,接着就是绍定。)州守陈垓疏浚泰山脚下的湖泺,这是东西市河的西端;其次是明正 ...

泰州市河淤塞和疏浚的情况,现在只能见到一些零星资料。最早的是南宋宝庆二年(1226年,《万历扬州府志》记为“绍定年”。宝庆凡三年,接着就是绍定。)州守陈垓疏浚泰山脚下的湖泺,这是东西市河的西端;其次是明正德九年(1514年)州守简辅疏浚东西市河,见《崇祯泰州志》卷四“牧政”;再次是万历十七年(1589年)州守谭默浚中市河,见《万历扬州府志》卷六“河渠下”。万历二十九年,李三才在开置绕东半城市河的同时,疏浚了中市河,但到天启末年中市河业已堵塞,驻泰州的海防兵备副使来复,重又疏浚。来复任职在天启七年(1627年),《崇祯泰州志》卷四“海道”“来复”说,来复“捐赀凿城中市河,悉还桃源柳浪之胜,迄今凌波青雀犹利赖之”。这次疏浚,不限于中市河,其他市河也一并疏理了,连小西湖都得到整治,刘万春有《书王式小西湖画卷后》一诗,其中前后对比的诗句可证:“吾乡亦有小西湖,泰山之麓城西隅,蛙鼓隔林空积藓,雁沙连野剩残芦。宁知得遇来阳伯,身作江淮天半壁。载疏载瀹追禹功,顿使湖波依旧碧。碧流如带更如环,临赏真同濠濮间,宛转桥通仙舫过,青葱树待美人攀。”清康熙时泰州修志,宫伟鏐说堵塞原因十分详细:“先年开通,至天启丙寅、丁卯(1626-1627年)而湮没,几不可问,皆缘南北二关脚夫倡言水关不可开,开或多盗,以至岁久淤塞。若是则城门亦将重闭而后无事乎!盖河开则人物装载,小艇轻移,河塞则凡水草货物盘运,脚夫得以索重价。此辈之利,居民之不利也。来兵备阳伯在事,廉知其实,令在必行,数十年葑合之地顿还旧观,惠莫大焉。此河既开,南北二水关当依旧例以时早夜起闭,庶开者不致复塞,而诸美备焉。”(《微尚录存》卷二“河渠附论”)有一条资料需要辨析。《庭闻州世说》称,郑二阳任海防兵备副使时“三市河开通”,东西向市河“止开东半”(见其卷六),为什么《崇祯泰州志》、《微尚录存》郑二阳传、《嘉庆重修扬州府志》郑二阳传等,却没有他浚河的记载?这里有一个理解的问题。“开通、开”既可以作“疏浚”解,也可以是相对于“淤塞”说的,指状况。郑二阳任职为崇祯七年(1634年),一说八年,距来复疏浚市河才七八年时间,是不可能再次疏浚的。《庭闻州世说》所说无疑是后一种意思,是说崇祯前期郑二阳在泰州任职期间,中市河、绕城内两边的市河以及东西向的市河的东段都是通畅的,不应误解为郑二阳又一次浚河。

清代前期,市河疏浚情况不详。《雍正泰州志》卷四“官师志”说,清泰州第一任知州刘孔中“在任开市河,资灌溉”,第三任知州赵汲“市河屡经前任开通,值淤塞,公督居民挑浚,顿还旧观”。刘孔中在任为顺治二年至三年(1645-1646年),赵汲在任为顺治八年至十二年。清兵扬州屠城发生在顺治二年四月下旬,刘孔中到任最早也该是五月,在统治未稳、人心浮动的氛围中能开市河吗?在没有旁证的情况下,不能令人无疑。赵汲任职晚于刘孔中仅五、六年,而且凭居民就能“挑浚”,即使真有此事,规模也一定很小,我怀疑《雍正泰州志》的记载有虚美之词。《道光泰州志》卷三“河渠”云:“中市河初开,通小舟,久渐淤垫未浚,遂至阻塞。国朝嘉庆年(1796-1820年),绅士仲振履、储士秀等倡挑市河,劝捐兴役,并呈请居民占越旧址者概行拆让。继以经费不足,至北水关门内而疏浚之工止。其东西市河,且乐桥下旧有沟可通,今亦淤阻。”后至道光二十八年(1849年),中市河还是挑浚了,见《续纂泰州志》卷二“河渠”。咸丰(1851-1861年)末年,市河再次淤塞。储树人《海陵竹枝词》第19首说:“两度淘河工未竟,西桥桥下水全枯。”句下自注:“城内市河淤塞,邑人二次兴工开浚,皆未卒事。”西桥即天宁桥,下面是绕西半城的西市河,也就是玉带河的西半段。金长福《海陵竹枝词》第37首说:“俯视双桥桥下水,彩虹分跨路东西。”句下自注:“由北门内城根左折,为东西虹桥,其下有河,惜皆淤淀矣。”这是说的绕东半城的东市河,也就是东玉带河,向西流入中市河的河段。康发祥谈及市河治理说:“中市河民房太多,不拆则其工无益,或则取快一时,而河深岸陡,旋必倾颓,瓦砾填于河心,终归淤塞。拆则财伤民怨,又何以堪。”见其《海陵竹枝词》第85首自注。显然这时的中市河也淤塞得很厉害了,市河特别是中市河的治理成为一大难题。《续纂泰州志》卷二“河渠”“中市河”条云:“光绪十三年(1887年),知州陆元鼎查勘河道,淤塞年久失修,丈量段落,按册估工,捐资五千馀缗,官督民办,刻日峻工,南北水关一并修理。两岸民房太多,河深岸陡,势必倾颓,终归淤塞,宜有善法处之。”从这段记载分析,这次治理可能只是清淤,没有触及河岸开拓,并不是根治。这是有记载的市河的最后一次疏浚,以后市河淤塞加速,河道越来越浅越来越窄,萎缩已成不可逆转之势。《民国泰县志稿》卷三“水系”说,绕东半城入中市河的东市河(东玉带河)“西虹桥西一段,今为斌园茶馆所占,叠经官厅饬让在案。”这一段在西虹桥与且乐桥之间,这是上世纪20年代的事。到了30年代,且乐桥西南又盖起同乐餐厅,东市河(东玉带河)进入中市河的水道全堵。绕西半城的西市河(西玉带河),西桥向北一段,四五十年代仅剩下一条水沟,只有绕过念佛庵向东这一段还像小河。而中市河,大林桥以北这一段,40年代就不能通水,50年代已成为平地了。至于横贯城中的东西市河,晚明中断后一直没有疏通。宫伟鏐《庭闻州世说》卷六云:“郑中丞兵备扬州时,三市河开通,此河止开东半,以西为黄公宛怀书室也。后籍入官,一杜姓者冒领窃踞,上官屡檄,行辄买园丁作居民多方梗阻,上令遂中断。”到民国早期,八字桥以东有一段又被美国人的福音医院侵占,《民国泰县志稿》卷三“水系”云:“驼岭东北一段今为美人福音医院所占,叠经官厅令让在案”。到上世纪50年代初,这条河仅三官殿之前及董家小桥以东流经周桥的少数河段水面还比较宽敞,其余多数成为大小不等的水塘,不成河道了。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9-16 14:48 , Processed in 0.088005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北京28预测 欢乐斗牛 上海11选5开奖 亿信彩票手机app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幸运时时彩官网 幸运快乐8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手机app下载 幸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