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货郎担

2016-10-10| 发布者: zw123| 查看: 1317

摘要: 我会不自然地联想起村里的那棵歪脖子大柳树荫下,一群瞪着贪婪的双眼,围着货郎担叽叽喳喳的小孩们。 闾里 【兴化】苏宝大 关于货郎担的最早记忆,是在村中心挨着河坎边长着的那棵歪脖子大柳树荫下,我跟在二哥身后 ...

我会不自然地联想起村里的那棵歪脖子大柳树荫下,一群瞪着贪婪的双眼,围着货郎担叽叽喳喳的小孩们。

闾里

【兴化】苏宝大

关于货郎担的最早记忆,是在村中心挨着河坎边长着的那棵歪脖子大柳树荫下,我跟在二哥身后,吃到从货郎人手里接过来的一小块软绵绵的甜东西,以后只要一见到巷子上有那样的担子,我就会拼命地缠着二哥,哭着嚷着要糖吃。

货郎人,一根扁担两箩筐,边走边摇动手里的拨浪鼓,或敲小铜锣的,或吹小笛子的。他们行走在寒风、雪花、骄阳或炊烟轻柔中,一年又一年,走了一次再来一次。

他们奔波漂泊,全靠的是体力。从这个舍走进那个村,赚取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有一首诗是这样来描写货郎担的:“鼗鼓街头摇丁东,无须竭力叫卖声。莫道双肩难负重,乾坤尽在一担中。”鼗鼓,就是指的“拨浪鼓”。长柄,鼓身两旁缀灵活小耳,执柄摇动时,两耳双面击鼓作响。

每次读《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边树底下也常歇下来一两副货郎担,或是卖西瓜的。”我会不自然地联想起村里的那棵歪脖子大柳树荫下,一群瞪着贪婪的双眼,围着货郎担叽叽喳喳的小孩们。

货郎担的到来,把一条条窄窄的静谧小巷瞬间给闹得活泛了起来。我也曾经看到过一幅南宋画家李嵩的《货郎图》,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他把货郎人朝朝暮暮、日升月落、走街串巷,刻画得入木三分。此画让人看了浮想联翩。

货郎担的两箩筐放置换回来的废品。两箩筐口面各卧有一长方体的木制货盘。一头货盘摞放着撒一层白色粉末的圆形糖饼;另一头货盘的口面,镶有可灵活抽动着的透明玻璃,玻璃面板下,平分成若干块小方格。

货郎担里不仅有小孩们吃的糖,还有一些简单便宜的玩具,如:鱼钩、陀螺、牛皮、毽子、弹弓;有大姑娘小媳妇们的哪怕一根小针,一把小梳子,一面小镜子,甚至做鞋需要的松紧带,家中用的灯捻子……货郎担虽小,五花八门,一应俱全。

在“鸡是银行,山芋萝卜是主粮”那个贫瘠粗糙的年月,农村小孩平日想解馋,也唯有等这货郎担的到来,并从家中旮旯里翻箱倒柜般地找出一些破铜烂铁、鸡肫皮、牙膏皮、鸡鹅鸭毛……蹦蹦跳跳跨出院门,进小巷,出巷口,边奔跑边扯着嗓子嚷道:“糖担子来了!换糖去喽!”

货郎人接过破烂的东西在手里掂量掂量,左手从托盘里操起一厚厚刀片,摁在糖饼上,右手再操起一铁棒,“叮叮、咚咚”敲击着刀片,粘滋滋的糖饼崩开一小块,塞进小孩子们的嘴里。这又甜又酸软绵绵的糖,吃时很容易粘贴到牙根部上。后来长大才知晓,这种酸溜溜的糖,叫“麦芽糖”,常吃有害牙龈的健康。

在时光流水的淘洗中,曾经热闹的货郎担,不知哪年哪月悄然消失了,它如诸多淘汰的行当一样,终归不能经久传世,它将永远再难寻觅。偶有闲暇,我走在那棵依然顽强生长着的歪脖子大柳树下,唯有满耳飒飒的柳叶声;静静驻足,闭上眼,恍惚间,好像依稀又见到了昨日的我们欢快追逐于货郎担的身后。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组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Archiver|( ) 

GMT+8, 2019-9-16 14:49 , Processed in 0。089005 second(s), 16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500彩票网 上海11选5 足球盈亏指数 左右棋牌 安徽快3走势 500万彩票 五分时时彩 pk10开奖记录 快乐赛车怎么能接代理 北京pk10